在缅甸琥珀中发现古鸟类新物种的“恐龙猎人”邢立达

”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华(署名除外)。

在缅甸琥珀中发现古鸟类新物种的“恐龙猎人”邢立达

邢立达大洋网讯 近期,中外科学家团队宣布,首次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了古鸟类的新物种,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副教授邢立达是其领衔研究者。

通过琥珀这一时间胶囊,邢立达屡有科研新发现。

2016年,邢立达团队发现全球首例琥珀中的古鸟和恐龙,2年时间内,邢立达团队发现了第一枚白垩纪蛙类琥珀、第一枚雏鸟琥珀、第一枚古蛇琥珀等。

有人说,遇到一个这样重要的琥珀化石可能要用掉一生的运气,而邢立达成功集齐了“七龙珠”,因此很多人给他起了“人形锦鲤”的外号。

但在他看来,哪有什么好运气,“只有越努力,才会越幸运。

”过去几年,他每年约有240天在野外科考。

亚种是新物种么新物种巴朗山雪莲 图-1

邢立达在观察琥珀(王家敏/摄)邢立达的科研成果显著,多篇论文登上国际顶级期刊,37岁的他破格成为博士生导师。

在科研之外,他有着科普达人、科幻作家等多个身份标签。

他在微博上直播吃4000年前的猛犸象肉,在微博上卖萌,最爱说“嘤嘤嘤”。

他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构思着人类与恐龙一同生活的科幻小说……但他最喜欢的标签还是科学家和科普人,他说,科学家有责任和义务做科普。

7月9日,邢立达兴奋地在微博宣布,“重庆主城区发现侏罗纪恐龙活动证据!地点就在歌乐山,万万没想到,能在主城区发现恐龙足迹……”他说,其实在广州再往北到河源、韶关一带也有恐龙的足迹。

7月13日,邢立达出现在央视新闻中,原来,中外科学家团队首次在缅甸琥珀中发现了古鸟类的新物种,标本距今约1亿年,邢立达是其中重要成员。

大多数小孩都有段“恐龙期”邢立达是广东潮汕人,他说,大多数男孩子小时候都有一段对恐龙抱有极大兴趣的“恐龙期”,他也不例外。

“我爸爸经常带我去山上、河边,抓小昆虫、抓小鱼什么的,所以我从小就对自然界非常有兴趣。

”《恐龙的故事》这本书对他的影响很大,其中有一章讲述科学家挖化石的故事,邢立达逐渐对恐龙有了浓厚的兴趣,高中的时候还创办了恐龙网。

邢立达的求学背景也与恐龙研究相关。

他在加拿大艾伯塔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取得了古生物学硕士和博士学位。

博士毕业后,他留校任教,“成为一个经常带着地质锤与铁锹挖掘恐龙化石的科研人员”。

此后,他一直研究恐龙足迹,但古鸟类、恐龙时代的脊椎动物也是他的研究对象。

琥珀成为他科研突破的重要素材,他毫不吝啬对琥珀价值的称赞,“时光胶囊是绝佳的形容词。

”他解释说,树脂滴下来就包裹住了当时的一些动物或植物,它们原封不动地保存起来,它们的姿态、外貌都是跟一亿年前是一样的,说琥珀是时光胶囊毫不为过。

以刘慈欣的名字命名恐龙物种邢立达的科研发现诸多,在他的办公室书柜中摆放着一张特殊的科研成果照片:刘慈欣卡利尔足迹(新种)。

在这张照片上有注明,(该恐龙足迹)距今1亿年,(发现于)中国四川古蔺。

照片上还有刘慈欣的亲笔签名。

“遗迹学命名有一套自己的系统,要完全符合国际学术界认可的特征才可以去命名一个新的物种,这其实不易。

我们非常尊敬刘老师,他在科普、科幻上的贡献促进了科学的一些发展,或者说吸引更多人喜欢上科学。

所以为了表示我们的敬意,就将这个这名字赠给他。

”邢立达说,“他知道后非常高兴,起初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”作为科研人员,邢立达难掩激动,他自诩为勤快的恐龙猎人,在国内外四处寻龙挖骨,为恐龙帝国演化的硕大拼图补上一块块小小的碎片,许多此前未知的恐龙也在他手下得以“借尸还魂”了。

那么研究恐龙的意义在哪里呢?他说,我们无法理解一些物种从出现到衰灭,这个过程可能持续千万年。

恐龙在地球上生活过1.6亿年,它经历过非常多细分物种从出现到衰退的过程,在这1.6亿年中,恐龙对气候的变化、地球的变化、板块的变化都做出了自己对应的调整,这个非常值得借鉴,“你可以看到生命自身的变化,这非常重要,因为人类的时间尺度太短,所以人类没有体会到这种变化本身,研究这种变化非常有意义,人类处在生命演化中,对于一些物种来说,人类现在可能只是一个宝宝,那以后上百万年的时间,人类要怎么适应环境,恐龙有很好的参考价值。

”多重身份:“嘤嘤怪”和科幻作家在科研之外,邢立达呈现出多样而立体的形象。

他常在微博卖萌,最喜欢说“嘤嘤嘤”,因此被网友昵称为“嘤嘤怪”。

他说,在加拿大的时候去看过海獭,它们的叫声就是“嘤嘤”,叫得特别好玩,“大家都比较喜欢萌的动物,打字也顺手,键盘上敲3个Y嘤嘤嘤就出来了。

”邢立达还摇身一变成为科幻作家,他出版了首部科幻长篇小说《御龙记》,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让男主角穿越回白垩纪,在那个时空里,描述了人类与恐龙共同生存的世界。

刘慈欣为此书作序,他称赞作者“深厚的专业背景使这部作品拥有了独到的特质,把想象力建立在坚实的科学基础上,书中对包括恐龙在内的古生物的描写,以及对白垩纪自然生态的描述,都有着严谨的古生物学依据。

这也是《御龙记》高出其他同类题材的科幻小说之处。

”邢立达回忆创作科幻小说的初衷时说,从高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天开始,便时常跟随当时中国恐龙学界的大佬们一起到野外:东北雪地、戈壁滩上、魔鬼城旁……每个漫漫长夜总是伴随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故事入梦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